诸神的巴勒贝克——黎巴嫩巴勒贝克

腓尼基人的海岸,迦太基人的港口,希腊人的城邦,巴比伦人的花园,罗马人的剧院,拜占庭人的教堂,波斯人的宫殿,阿拉伯人的碉堡,法兰西人的地中海外省,就算两次世界大战也仿佛是大海对岸的喧嚣,这个弹丸小国偏安在地中海的一隅,在阿拉伯咖啡的微醺和君主国的香颂里出...

诸神的巴勒贝克——黎巴嫩巴勒贝克

腓尼基人的海岸,迦太基人的港口,希腊人的城邦,巴比伦人的花园,罗马人的剧院,拜占庭人的教堂,波斯人的宫殿,阿拉伯人的碉堡,法兰西人的地中海外省,就算两次世界大战也仿佛是大海对岸的喧嚣,这个弹丸小国偏安在地中海的一隅,在阿拉伯咖啡的微醺和君主国的香颂里出尘避世兀自美丽了一个世纪。然而被征服也顺从,被遗忘也被发现,被痛恨也被珍惜,绝代风华在四十年前一夕散尽,十五年的内战,游牧居民在此临时居住,后来才知道,这些看上去整齐划一的卡其色帐篷,其实是联合国留给叙利亚难民的。巴勒贝克(Baalbek)在黎巴嫩的西北方,离叙利亚很近,三年的叙利亚内战打下来,据说已经有十几万的难民集结到了黎巴嫩和叙利亚的边境上。这场现时发生在邻国的内战,俨然三十多年前黎巴嫩内战的翻版,只不过风水轮流转,当年在在一边给黎巴嫩煽风点火指点江山的叙利亚,这次成了被请上中东牌桌的新庄家,历史的轮回毫无新意,阳光底下无新事,同样的脚本,上演着同样的阴谋和杀戮,不得永生蝇营狗苟的人类啊,蠢得让上帝安拉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路边的孩子们忽闪着阿拉伯人硕大的眼睛,衣衫褴褛的跟着我们的车跑,我有心把身上带的巧克力和饮料开车窗扔下去,旁边的挪威姐姐拉住我不让,她在黎巴嫩一家联合国开办的非营利性组织工作,在那里他们教黎巴嫩低收入阶层的子女学习英语和其他语言。她的逻辑很简单,授人以鱼不如授人渔,这些孩子们当然想要你手里的巧克力,但是如果你给了他们巧克力,那也仅仅是一块巧克力而已,吃完这块糖,他们会觉得,伸手去要比自己工作挣钱去买容易得多,而且今天吃到了巧克力,如果明天没有会怎么样呢?难道叫他们去偷去抢,战争中的童年本身已经没有幸福可言,带着几块甜丝丝蠢物的我,显然没有理由再去散布这些妇人之仁的逻辑。一直到了巴勒贝克的大门口,还能见到孩子们眷顾的眼神,我只能别过身去不看,越看越伤心。


因为之前去过雅典的卫城和土耳其的以弗所,老实说没有对巴勒贝克有太大的好奇,入口很小,目之所及应该就是满眼的残垣断壁,这个地方历经近2000年的刀兵水火苦相逼早已残败不堪,但走进去看到残存的宏伟规模仍使人惊叹不已。据称它是世界上规模最宏伟的古罗马建筑群,全世界包括罗马,迄今已找不到比它更完整的神庙遗址。

整个巴勒贝克其实是由几个罗马神的神庙组合而成,主神朱庇特(宙斯)庙、太阳神阿波罗庙,酒神巴卡斯(俄狄尼索斯)庙、爱神维纳斯(阿芙洛狄忒)庙组成。我好奇的是为什么在诸神中偏偏选中这四位,有意思的是,这幸运的四位保护神可能恰恰象征了古代腓尼基人的性格,勇于探索未知世界,热衷于世俗的生活,对美酒爱情的追逐胜过对功名利禄庙堂高远的崇拜。这种民族性格仿佛也延续至今,虽然处在西亚的一隅,黎巴嫩却可以算是穆斯林世界的异数一国,更开放,更乐于向大海另一边的欧洲靠拢,精打细算,乐于享受世俗的生活。

朱庇特神庙无疑是巴勒贝克最恢弘的建筑。此庙约建于公元一世纪罗马尼禄皇帝时代,可以说和耶稣是同时代的。典型的希腊科林斯式建筑物,四面以高大的石柱组成气势雄伟的柱廊,大殿正面各有巨柱10根,侧面各19根,共计54根。当然,这些都是今人推测出来的,今天的朱庇特神庙已濒全毁,巨柱只剩下六根,排成一行,即便如此,一眼看过去还是让人心生敬畏,是对建筑本身,也是对当年修筑建筑的人们的宗教狂热。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大家都认为有够古老了吧,事实上圣索菲亚的大立柱就是从巴勒贝克朱庇特神庙拆去借用,这里的历史纵深可见一斑。人们常把这座还依然形影相吊的六根大石柱和雪松并称为黎巴嫩的象征,据说当年摆脱法国殖民统治设计新国家国旗的时候,大家还激烈讨论过,究竟是用这六根石柱,还是用遍布山国的雪松。最后还是雪松拔得头筹,毕竟神庙嘛,是罗马征服者的舶来品,雪松可是天地生养给黎巴嫩人的。

绕过朱庇特的神庙,旁边一个稍微小一点的就是酒神巴卡斯的神庙。这座建筑显然保存的更好,除了天花板已经没有了之外,四面的墙壁和廊柱都还在,要知道,这可是2000年的建筑。把酒作为一种神明并列于太阳,月亮,天地之神一般的,恐怕只有地中海边的希腊人才想的出来。狄奥尼索斯(Dionysus)与罗马人信奉的巴卡斯(Bacchus)是同一位神祇,他不仅握有葡萄酒醉人的力量,还以布施欢乐与慈爱在当时成为极有感召力的神,此外,他还护佑着希腊的农业与戏剧文化。据说,在酒神备受崇拜的希腊色雷斯,有一群女祭司为他疯狂,每天都浑身缠绕着葡萄藤条在森林中狂奔,现在在四面墙壁上,我们还能看见这些女郎的身影,这些雕刻还都历历在目,更有残存天花板上的仙女像,由于雕刻在太高的地方,也躲过了历史上几次基督徒的“破坏圣像运动”。时至今日,这些为酒神狂热的女孩们依然身缠葡萄藤和鸦片枝欲死欲仙地玉体横陈在雕梁画栋之上,只是廊柱外的世界早已经物换星移几度秋。酒神神庙的旁边还有巨大的酒窖,现在当然已经是黑洞洞等待考古人员的探险圣地了。

不过,离巴勒贝克不远的贝卡谷地,却确确实实算是酒神在当今尘世的领地,这里有着中东地区最大规模的葡萄种植区。这里也星罗棋布着大大小小的酒庄,要知道,穆斯林最著名的传统之一就是不饮酒,但黎巴嫩是一个多元宗教并存的国家,基督徒的数量占全国人口的40%,这些人就成为黎巴嫩酒类消费的主要人群,当然还有我们这些络绎不绝的游客们,随便在贝鲁特找一家西餐店,几乎侍者都会奉上巴勒贝克地区出产的红酒。品着红酒,回想诸神的神庙,生活犹如缠满葡萄树藤条的酒神,听着山谷里潺潺的流水和狂奔着森林的女祭司的呼喊,惬意和享受其实离自己不远。

— 城市简介
 巴勒贝克(Baalbek)是黎巴嫩中部贝卡谷地的一个城市。以罗马时期古迹著称,如朱庇特庙、酒神庙与维纳斯庙等。这座腓尼基人的城市在希腊时期以太阳神而闻名,这里供奉了三座神灵。巴勒贝克保留了罗马时代的宗教性,那时太阳神朱庇特神殿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朝圣者。巴勒贝克以其庞大的结构成为罗马帝国建筑的典范。巴勒贝克神庙是黎巴嫩著名古迹,位于黎巴嫩贝卡谷地外山麓,贝鲁特东北80多公里,海拔约1160米。“巴勒贝克”意为“太阳城”。

主神-朱庇特Jupiter神殿
 朱庇特神殿是巴勒贝克古罗马建筑群里历史最久、规模最大、气势最雄伟的一座,始建于公元60年,以巨石垒成,由大神殿、方形大中庭、六角形前庭和前门等构成。庭院中间的祭台约5米高,是朱庇特神庙内保存最完好的建筑。大的祭坛高达18米,供奉牛羊祭品之用。祭坛旁有2个水池,供祭祀者洗手。大庭由128根玫瑰色的花岗石圆柱围成华美的石廊,这些花岗石是从埃及阿斯旺运来的。所有的石柱和石梁都镌刻了各种箭头和鸡蛋组成的图案,其中鸡蛋表示人的生命出世,箭头代表人的生命终结。

酒神-巴卡斯Bacchus神殿
 巴卡斯神殿建于公元150年,位于朱庇特庙左边,造型与朱庇特神殿很相似。掉落在神殿长廊里的一块浮雕,是一个巨蛇缠身的女神,漂荡在河水波浪里。这是埃及女神克莉奥巴特拉,巨蛇缠身说明她是被毒蛇咬死,河水波浪标志着尼罗河。4次大地震把这座宏伟雄浑的神庙群毁为废墟。巴卡斯是主宰五谷丰收的酒神,因此庙内除了供奉酒神像外,还有一个酒窖,四周墙上饰有葡萄和酒壶组成的图案。神殿大门两侧10米高的石柱上,刻满了各种谷物和蔬莱、水果,形象逼真。神殿四壁和石柱上刻有各种精细工整的花纹图案。

爱神-维纳斯Venus神殿
 爱神维纳斯庙位于巴卡斯神庙前,是公元245年修建的一座圆形建筑。维纳斯神殿和前两个神殿相比显得小巧玲珑。院中有亭亭玉立的石柱以及幽静的曲径。据说古代青年男女在酒神庙畅饮后,便欢聚在这里。维纳斯神庙现虽已是一片废墟,但仍能辨出它昔日小巧的庭院、亭亭玉立的石柱以及那幽静的曲径,给人以美的联想和感受。

 

[责任编辑:gulfinfo]

轻松掌握中东市场与资讯,请下载【海湾资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