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来啦!——中东北非电力新趋势

过去几年,中东北非公共事业部门十分重视可再生能源开发,然而还有一个转型趋势正悄然上演...

核电来啦!——中东北非电力新趋势

近年来,随着经济增长带来的能源需求增加,以及化石燃料的环境污染和存量限制,中东北非国家开始积极寻找新能源。据《中东经济文摘》报道,过去几年,中东北非公共事业部门十分重视可再生能源开发,然而还有一个转型趋势正悄然上演,那就是核能的推广。核能除了能够满足24/7稳定的发电需求外,还可以被应用于海水淡化中。

全球大约10%的电力来自核能发电,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今年即将启动的新增核能项目发电能力将达到过去25年平均水平的3倍。过去3年间,核能项目再度活跃起来,约有22 GW的新增项目启动,未来2年内计划将再增加33 GW。亚洲发展中经济体是核能项目的重点发展区域,自2012年以来,亚洲核能项目增长了35%,而目前全球在建的57个核反应堆中,39个位于亚洲地区。

中东北非核电发展概况

过去很大程度上由于核能开发的敏感性,中东北非地区核能项目规划的曝光度远低于可再生能源项目。不过这个情况在去年12月埃及签署第一份核电站项目最终协议后开始出现转变。在埃及12月11日签署了价值215亿美元的El-Dabaa核电站项目后,沙特也宣布开始规划地区最大的原子能项目一期。除阿联酋即将于今年底开始运营的核电站外,约旦、摩洛哥、突尼斯、阿尔及利亚等国家均开始考虑将核能纳入能源网。甚至科威特、阿曼、卡塔尔,这几个曾经因为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的影响而中断了核能项目规划的国家,也开始重新衡量核能应用的潜力。

随着人口的快速增长、工业多元化发展的需求,核电站的巨大发电能力自然也成为各国考虑核能应用的重要因素。分析人士表示,核能一上线就能够增加5 GW至7 GW的装机容量。这也是为什么阿联酋最先考虑核电,然后才是其他如煤电等方式的原因。预计未来十年,沙特用电高峰期需求量将增长超过一倍,核电站也是解决这一问题的长远之策。中东北非地区未来核电站设施建设平均将耗时8年。

据《中东经济文摘》统计,目前中东北非地区共有37 GW核电项目在不同阶段的规划当中,估计总值将达到1650亿美元。

(图片来源:MEED、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

阿联酋是中东北非地区核电发展的领头羊,不过埃及和沙特也不甘其后。

阿联酋Barakah核电站的4个APR-1400核反应堆自2012年始建,其中第一个反应堆很快即将完工。4个反应堆计划在2020年前全部投入运营,总装机容量将达到5.6 GW。这与迪拜计划修建的占地214平方公里的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马克图姆太阳能公园规划的最终总装机量相当(该太阳能公园计划总装机量为5 GW)。该太阳能公园自2012年始建,要到2030年才能达到满负荷。与太阳能公园不同,Barakah核电站能够白天黑夜全天24小时满负荷发电,意味着Barakah的发电能力将是太阳能公园的2.5倍。

(图片来源:Arabian Business

沙特于2010年4月发布国王令宣布,核能对于满足日益增长的供电需求、海水淡化、减少对油气资源的依赖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目前沙特已与国际核电公司签署合作协议,计划在2040年前建成装机量达17 GW的核电站。沙特同时计划开发小型模块化核反应堆来进行发电和海水淡化,沙特原子能和可再生能源机构King Abdullah City for Atomic and Renewable Energy与韩国原子能研究院于2015年3月商定,将评估在沙特新建至少2个韩国系统集成模块化先进核反应堆。

(图片来源: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

埃及同样也已关注核能发展数十载。2013年4月埃及与俄罗斯更新了核能合作协议,并计划在埃及El-Dabaa地区新建一座核电站。2017年12月,俄罗斯原子能公司(Rosatom)首席执行官Alexey Likhachov与埃及电力与可再生能源部长Mohamed Shaker签署协议,将在El-Dabaa核电站建造4个VVER-1200核反应堆。El-Dabaa核电站将有两个用途,核反应堆产生的14%的热能将用于海水淡化,而其余部分将用于发电,每个反应堆装机量1050 MW。

(图片来源:Egypt Today

能源领域的多元化趋势

核电的发展主要得益于三个因素:核能巨大的发电能力、减轻电力行业对碳氢化合物的过度依赖、零碳排放发电的趋势。尤其在目前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下,地区内各国政府愈加重视扩大能源来源的多元化,以满足日益增长的用电需求,同时保障能源供应的长期稳定。由于电力需求不断上涨以及本国天然气储备开发不足,目前地区内很多主要能源产出国也需要进口天然气来满足发电需要。

(图片来源:Zawya)

业内人士表示,天然气困境是目前各国大力拓宽能源供应来源的主要因素。在过去几年,埃及一直在进口天然气,并且近期埃及从Zohr气田进口的天然气还将源源不断输送过来,但这只能应付未来几年的需求,很快埃及天然气将再次出现短缺,同时沙特也在考虑进口天然气。

除了天然气长期供应不足的担忧,另一原因是地区内产油国也愈加希望把石油出口的利益最大化。分析人士认为,地区内的能源公司在衡量新建石油、天然气发电站的高昂机会成本,这对于沙特来说尤其重要。

核能——稳定的供电来源

过去5年,中东北非地区可再生能源项目如雨后春笋,成本也不断降低,这使有些相关部门领导人对在本地区可用太阳能资源如此充足的情况下还要开发成本高昂的核电项目提出了质疑。2007年至2015年间,光伏太阳能板发电成本下降了80%,本地区多次创下太阳能发电电价(无政府补贴)最低记录。最新太阳能电价最低记录是沙特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授标的2.34美分/度,这与火电或核电相比,价格相同甚至更低。

(图片来源:CNBC News

不过,尽管核能发电成本较高,但是核能能够提供巨大的、稳定的能源供应,这是开发核电站的最大价值所在。如太阳能和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最大的问题是,受其稳定性影响,可再生能源发电的1 MW与核能发电的1 MW是不能等量而观的。受天气影响,如无太阳或无风,则无法达到满负荷发电,而目前的存储技术还无法达到完全填补此时发电空缺的水平。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仅使用可再生能源发电,要想达到相同的供电效果,所需的装机量要超过传统装机量才行。

公众支持

中东地区民众对于核电的看法与其他地区相比,似乎更加乐观。例如德国,在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后,决定将核电站开发推迟到2022年后。但2013年阿联酋民意调查显示,82%的民众对于发展核能技术表示支持态度。

(图片来源:新浪科技

分析人士认为,公众支持,加上阿联酋严格的监管体系,也鼓励了地区其他国家开始规划核能的开发。不过其他国家并没有急于求成,而是采取渐进的方式,这也是为什么本地区近期才开始掀起核电的热潮。地区大国沙特看到了这一趋势,似乎也有意积极响应。

核电项目融资难题

尽管民意不会成为核电开发的掣肘,但高昂的成本仍旧是一大难题。阿联酋和埃及的核电项目资金需求均超过200亿美元,即便对于石油储备丰富的国家来说,如此一笔巨大开支都是一个考验。尤其在目前国际油价持续走低,政府财政收紧的情况下,就需要项目方从核供应商和银行处获取大额资金支持。分析人士认为,融资是核电站开发的关键因素。以沙特为例,未来沙特计划开发18个核电项目,装机量达4 GW至6 GW,这将需要大量的项目融资。

(图片来源:What is Nuclear Power

尽管阿联酋和埃及的第一个核电站项目将达到几乎相同的装机容量,建造成本也相近,但两个项目的融资方式截然不同:

阿联酋的核电站项目合同额达244亿美元,阿布扎比政府提供了其中162亿美元的直接贷款,占总融资额的66%。韩国进出口银行提供了其中25亿美元贷款,阿联酋核能公司(Enec)和项目开发商韩国电力公司提供了47亿美元的股权承诺。除此之外,该项目还获得了包括阿布扎比国民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贷款支持。

埃及的核电站项目合同额约为215亿美元,其中85%来自于俄罗斯财政部为支持俄国家核电公司而提供的政府对政府贷款,埃及只负责提供剩余的15%。

(图片来源:The National

业内人士认为,阿联酋和埃及的核电站项目的两种融资模式,为地区内其他国家提供了样板。阿联酋在核电项目融资上起到了破冰作用,也鼓励了沙特上马核电项目。同时伊斯兰金融也可能进入核电领域。沙特也计划未来在7、8个场地开发铀矿,这也将大幅降低核电站成本。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核电项目融资难题也不是无法克服的,如果监管有效,资本自逐利而来。由于地区各国政府为保证资金密集型核电项目的上马不影响本国经济发展,从国际投资者和外国政府处获得融资对核电项目落地将至关重要。

世界核协会(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此前发布了和谐计划(Harmony Programme),以指导未来核能产业发展。根据计划,在2050年前,全球核能发电量将占到各种形式发电总量的25%,这意味着未来将需要新增1000 GW核电站装机容量。

《中东经济文摘》表示,这个目标其实是很实际的,也是可以达到的,仅需要保持核电增速与20世纪80年代中期速度持平即可。不过,发展核电同时也需要市场更加认识到核能的环保意义及其供电稳定性的优势。

[责任编辑:Gulfinfoczcyl]

轻松掌握中东市场与资讯,请下载【海湾资讯】APP